首页 >> 激光设备

我在末世有套房第十五章狂化

发布时间:2020/05/21 02:11:32 来源:奉贤机械设备网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十五章 狂化

对于那天在下水道中的遭遇,江晨不想再做过多的回忆。

他只记得自己吐了,吐了很多。姚姚一直在安抚着他,拍着他的后背,帮他取下弄脏了的衣服。即使她心里也很不好受,但毕竟在末世生存了这么久,对于死亡她已经不算很陌生了。

后来,江晨用枪射爆了屋内的煤气罐。

望着那被火光笼罩的污浊,他没有再多说出一句话。

牵着瑟瑟发抖的姚姚,踏过一具具尸体,江晨远离了这个令人发指的地方。

孙娇的伤口已经止血了,当江晨回来时,她甚至已经恢复到了可以走动的程度。三颗子弹击中了她的腹部,一颗在肩头。当听到孙娇说子弹她已经自己取出来时,江晨除了诧异,没有更多的感想。

这位女强人,总是做出一些超出他常识的事情。

当晚,回到别墅中的江晨喝醉了,他几乎将存放在别墅中所有的啤酒都喝了个精光。孙娇因为受伤,很早便躺下了。一直是姚姚在照顾着他,帮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再将他扶上了床。

姚姚很懂事,虽然她也很痛苦,看到那样的惨状让她好不容易坚强起来的精神也几近崩溃。但她明白,此刻更需要照顾的是江晨。

那个善良的男人,就像是刚从避难所中出来一样。

姚姚回想起第一次看到死人堆时,她几乎是立刻就昏了过去。不过当发现即便是在幸存者基地中,死亡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时,她渐渐地麻木了。

善意是一种奢侈品,肆意的挥霍是一种浪费。

这在末世,很傻,但也有些可爱

她曾听说过食人族的事,他们躲藏在阴影中,藏匿在肮脏的下水道中,崇拜着近乎变态的异端信仰,毫不避讳地啃食着同胞的血肉。他们几乎是每个人类组织的敌人,就连反人类的变种人团体都对他们感到不齿,就连标榜自由的第六街区都明令禁止他们靠近。

将沁水的湿毛巾敷在了江晨的额头上,姚姚有些心疼地看了江晨的脸一眼,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开了房间,轻轻掩上了房门。

“他睡了吗?”

姚姚微微一愣。此刻孙娇不知为何已经醒来了,穿着单薄的内衣,神色有些复杂地靠在门边。

“嗯你不是睡了吗?”姚姚有些困惑的开口问道。

“嗯,有点睡不着算了,既然他已经睡了,明天再和他讲吧。”说完,孙娇苦笑了下,挠了挠披散着长发的脑袋,转身准备回到房间。

“你,你的伤好些了吗?”姚姚望着孙娇腰间缠着的绷带,鼓起勇气小声出口问道。

“没什么大碍了,唯独对于恢复能力,我还是挺有自信的。”孙娇有些虚弱的强笑了下,示意姚姚不用在意的摆了摆手。

“对了”

“嗯?”姚姚正准备转身,却听见孙娇叫住了她,不禁困惑地又转过了身来。

“谢谢。”

阴影下姚姚看不见孙娇的表情。她在说完后便回到了屋内。

姚姚愣了愣,不禁掩嘴轻笑。

老实说,她不擅长应付这位霸气的“女主人”。

不过现在看来,其实她的人还是挺不错的。

次日清晨。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江晨从柔软的床铺上坐了起来。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让他不禁眯起了双眼。

辐射云终于散开了吗?看来天气要热起来了,毕竟现实也算是盛夏。

门缓缓地被打开了,姚姚那娇小的身躯窜进了屋内。

“那个,洗一洗脸吧。”姚姚小声地说着,将脸盆摆在了床头柜上。

望着那可爱的俏脸,江晨有些僵硬的脸不禁露出了一抹舒心的微笑。伸出手揉了揉那蓬松的秀发,江晨开口道。

“不用,我自来就可以了。说起来,现在几点了?”

“九点钟了还是我来吧。”姚姚轻轻拧干了毛巾,然后替江晨擦起了脸来。

因为很舒服,所以江晨也不再坚持,任由姚姚的小手托着毛巾在他的脸上揉搓着。

“好一些了吗?”

“好多了,姚姚真是乖呢。”后脑勺和全身的肌肉虽然都还有些酸痛,但已经不影响正常的活动了。

“诶嘿嘿。”似乎是因为得到了夸奖,姚姚的脸上露出了软乎乎的笑容。

“你,好些了吗?”似乎是因为注意到了动静,孙娇也来到了屋内,有些担心地站在门口望着江晨。

“我好多了,倒是你身上的伤不要紧吗?”

“我的话没问题有些事情必须要向你说明。”孙娇突然换上了严肃的表情,这让江晨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认真的神色。

虽然孙娇平时非常的“调皮”,但在需要认真对待的事情上,却从来不会马虎。

然而在这渐渐开始紧张的氛围中,孙娇确是突然展颜一笑,在江晨诧异的目光中转过了身。

“先吃早餐吧。”

早餐非常的丰盛,当然,这是就末世的规格而言。

面包片还有番茄酱。

不知为什么,看到番茄酱,江晨有种反胃的冲动。

孙娇有些担心地看了揉着小腹的江晨一眼,叹了口气,将盛着番茄酱的瓶子端出了餐桌。

明明是个吃货,此刻孙娇却突然没有了食欲。

这倒不是因为食人族的缘故,与之残忍程度相似的地狱,孙娇也不是第一次目睹了。让她担心的是江晨,严格意义上,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末世残忍的一面。

而且她很清楚,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我待会儿要出去一趟,可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食物的储备不多了。”

如果在这里待久了,精神上面首先会崩溃掉吧。

江晨随便扯了个借口,因为穿越的事情解释起来太过于麻烦了。

“嗯,早去早回。”孙娇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温柔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起吃早餐吧。”江晨有些虚弱地笑了笑,他清楚自己此刻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但他却无法表现的更坚强一点。

这是生理上与精神上的双重虚弱。

饭桌上,孙娇边细细地品尝着面包,边向江晨讲解着昨天发生在他身体上的事。

基因药剂,理论上来讲只是通过轻度改造人体新生成细胞的基因型,使人体的肌肉强度,骨骼密度,发射神经等关乎生存能力的项目得到一定的强化。如果现在打开江晨的ep,便可以看到这三天来,江晨身体素质发生的变化。

***

用户名:江晨

身体状态:

***

三项基本能力几乎都翻了一倍,以现代人的身体素质为基准的话,称江晨为超人似乎都不足为过。

“昨天因为愤怒的刺激,你进入了狂化状态。”想到江晨是为自己而愤怒,孙娇的脸颊微微泛红,不过很快便淡定地继续说了下去,“通常来讲,基因药剂只会改造三项基本能力,不过因为涉及到dna方面的修正,所以产生一些不可预测的变异也是存在可能的据说有人在注射了之后,长出了两个脑袋。”

“我日,你带我注射的居然是这么危险的玩意儿。”吓得江晨面包掉在了桌子上。

“概率很小,可以忽略。”孙娇脸一红,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过却并不打算承认错误,而是选择了岔开话题。

“不过,也有部分人,因为发生的是良性变异,所以获得了比较有用的能力比如说我,获得的能力名为坚韧。”孙娇站了起来,解开了上衣的口子。

“咳咳,你这是在嗯?”江晨一瞬间因为孙娇的动作不禁有些慌乱,但看到那纤细的小蛮腰时,却被更令人震惊的现实给惊呆了,“你,你的伤痕?”

小麦色的肌肤只留下了三处淡淡的白点,那是刚长出来的新皮。如果再晒几天太阳的话,只怕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了。

“坚韧,说白了也就是在受到非即死的伤时,可以通过加速细胞的新陈代谢,在短时间内使伤口愈合。使用了这种能力之后,身体会十分的虚弱便是了,频繁的使用还有猝死的风险。”

猝死

这个单词让江晨不自然地咽了口吐沫。

“你的能力也是一样的。你需要记住一点,这种透支生命力的行为,还是少做些比较好。按照ep上的命名来看,应该是叫狂化对吧?”

“没错。”江晨点了点头,昨天他已经检查过了他的ep,在身体状态栏的右下角,有写着之类的字样。

“根据临床反应,取得这项能力的人在情绪受到重度刺激之后,全身的体细胞都会出现非正常的新陈代谢现象。在宏观上的表现就是,力量增强,反应变快。具体效果因人而异,你可以调出关于这项能力在你身体上的使用记录,有助于你直观的理解。”

江晨愣了愣,他还不知道ep有这功能。在孙娇的指导下,他调出了那个使用记录的文本。

狂化居然还增强脑细胞活性?变聪明?这让江晨产生了不可思议地感觉。

“我不得不提醒你,这种能力还是少用为好。”孙娇注意到了江晨脸上的表情,不禁叹了口气。

“为什么?”

“你忘了使用玩能力的后遗症吗?”

江晨想起了那天,他似乎直接晕了过去,好久才在姚姚的怀中醒过来。

“如果在安全的环境下也就罢了,但是在战斗中,往往存在着谁也无法预料到的变数。一但你使用了狂化,如果直到最后都不能解决掉对手,那么等待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了。”

听到孙娇的解释后,江晨也不禁冒出来冷汗。如果昨天不是姚姚及时赶了过来,只怕他现在已经成了一具无头尸可能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想想都觉得可怕。

“不过你也不必紧张,这类能力往往都是可以控制的。通过特殊的药物激活能力,再通过特殊的药物来终止能力,这会让你的能力运用更有效率的多。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通过自己的意志来操控能力的启动与终止也不是不可以。比如我,现在已经不需要辅助药物了。”说完孙娇将两根根塑胶管交到了江晨的手上,“将这个装在ep的那个空槽中,记得对应的颜色,别装反了。如果需要启动狂化的话,只需要按一个键,药剂自然会通过ep的纳米针头注射到你的体内。不过,我的建议依旧是不要过分依赖这能力。”

“嗯。”江晨慎重地点了点头。

早餐结束了,江晨收拾好了背包。虽然背包有些松垮垮的感觉,但却很沉,毕竟里面装着的是数公斤重的黄金。

两女都来到了客厅,为江晨送别。虽然江晨一再表示,很快就要回来,但孙娇和姚姚却坚持要为他这么做。

拥抱了孙娇那火热的娇躯,孙娇主动献上了自己的热吻。那火热而湿润的味道,无论品尝多少次都不会令人厌倦。

“食品都放在了冰柜中,里面的东西够你们两人吃上半年了。记得先吃新鲜蔬菜,罐头什么的还是少吃为好”

“知道了,宝贝儿,能不能这时候说点浪漫的话。”孙娇一如既往地白了江晨一眼,不过那美目中闪烁的却满是依恋。

放下了满面春意的孙娇后,江晨又拥抱了下姚姚。

“要注意身体哦,等我回来之后,要是能看到一个可爱的姚姚,那就太好了。”

“嗯!”

姚姚用力点了点头。感受着从肩膀上传来姚姚那小下巴点落的触感,江晨不禁微微一笑,将姚姚放了下来。

“一,一定要回来。”姚姚亲咬着嘴唇,用恳求的大眼望着江晨的双眼。

江晨愣了愣,随即用温和的笑容化解了姚姚心中的担忧。

“那当然。”

伸出手揉了揉姚姚的头发,江晨准备转身出发。

然而腰部却传来了微弱的阻力,江晨有些疑惑地看着姚姚仍然抱着他的双手,刚想开口问下她还有什么事

双唇被堵住了。

带着一抹淡淡的清香,有种香草的风味

姚姚踮起脚尖在江晨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便羞红着脸逃掉了。

愣愣地摸了摸嘴唇,江晨注意到了孙娇那杀人的视线。

“这,这个不能怪我。”

望着江晨不知所措地解释着的样子,孙娇叹了口气,再次拥抱了江晨,凑近了他的耳边。

“什么都不用说了,早点回来。”

“嗯。”

江晨张了张嘴,最后却只留下了这个简单的回应。

望着江晨离去的背影,孙娇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女人是很敏感的动物。

她隐隐能猜到,江晨来自一个类似于战前的国度。只有存在秩序的地方,黄金这种东西才会存在价值。而据她所知,这个世界中,不存在任何一个地方,具备能以黄金作为货币的能力。

他还会回到这个世界吗?

她不知道。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或许会选择将他拴在身边,这也是末世中,大多数人对于自己喜爱之物的做法。不过她并没有这么做。

她从最开始,便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那份名为无惧的神色。即便是被她结结实实地捆在椅子上,被枪指着脑袋,他虽然害怕,但却并未恐惧。

什么同伙都是骗人的,所谓的组织也是编造出来的,孙娇不明白,他倚仗的底牌究竟是什么?

不是什么胆大包天的无惧,而是有恃无恐的无惧。她甚至有种感觉,当时在第六街区,如果他想走,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留下他。而且,走的会比自己还要轻松。

她甚至产生过,将黄金藏起来以控制江晨的想法,但最终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选择了相信。

他一定不会丢下我,他还会回来的孙娇在心中如是相信着。

虽然只需要偷偷跟上去,她便能发现江晨的秘密,但不知为何,孙娇没有了这么做的欲望。

令人诧异,这还是她踏入末世以来,第一次产生什么相信之类的感情。

姚姚虽然不知道江晨身上的秘密,但聪明敏感的她还是从江晨的眼中窥探出了一抹犹豫。她不知道这份犹豫因何而起,或许是与灰蛊佣兵团的激战,或许是因为食人族营地中的精神污染

她从江晨的眼中读出了犹豫,或许正是因为这份犹豫,使得他临时终止了银行金库的计划,而是选择了离开一段时间。

这样的选择反倒让姚姚感到有些庆幸。虽然十分的朦胧,但她隐隐有种预感。如果江晨此刻已经获得了银行金库中那数吨的黄金,可能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他都不会回到这里来了。

如果江晨就此消失,她会感到很痛苦,她不要这样

所以,在最后一刻,姚姚选择了完全顺从自己的心意,亲吻了江晨的唇。

出于同样的理由,孙娇没有制止她。即便孙娇占有欲很强。

至少,得让他心中有些牵挂,这份牵挂越沉重越好

这样,他应该便不会一去不回。

急性肝炎吃什么食物好的快
平顶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甘肃治疗白斑病费用
友情链接

奉贤机械设备网